当前位置:scangen.com历史中途岛海战中的南云忠一:并无明显的指挥过错
中途岛海战中的南云忠一:并无明显的指挥过错
2022-09-25

 中途岛海战,一向被认为是太平洋战争转折点,本身就引人注意。尤其是该战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二次航空母舰对战,其规模大,作战过程曲折,又是“以少胜多”,更是吸引了无数爱好者的研究探索。长久以来,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渊田美津雄以当事人、赤城号飞行队长以及珍珠港空袭指挥官身份故意编造的若干谎言如“命运五分钟”之类,导致大家长期受一些偏见和误解影响,认为中途岛海战是美国在劣势下,由于南云的指挥失误而打赢的,甚至认为如果南云如果全听山口的意见,可能中途岛海战日本就能获胜。本来,南云作为积极鼓吹对外扩张的日本侵略军的指挥官,为他本人的名誉作若干辩驳并无太大意义,但中途岛海战作为一次重要海战,其临战指挥的得失却非常有研究价值,故而作此文章。

一、中途岛海战开战前就注定日本必然遭受惨重损失的战略战术失误

 中途岛海战开战前,日本联合舰队一系列战略战术决策出现严重失误,注定了中途岛海战,哪怕南云临战指挥非常得当,也必然遭受惨重损失。(注:美国破译日本电报,从而获悉日本作战计划,这一点虽然是中途岛海战日本胜败的最关键因素,但此并非日本海军的战略战术决策错误,在此要特别说明)

1、进攻中途岛本身就是大错

 山本五十六寄希望进攻中途岛,从而引出美国航空母舰舰队,一战消灭美国海军有生力量,从而尽可能在短期内迫使美国求和。这个思路本身就很有问题。日本以往两次赌国运的大战,都是通过一次海战的胜利(黄海、对马)从而消灭对方海军的主要有生力量,进而获得优势,在总体实力不如对方的情况下迫使对方求和,赢得了巨大的战争红利。因此,日本海军错误地总结经验,一直寄希望于一、两次决战来消灭美国海军,迫使对方求和。

 但从实际情况看,如果美国事先不知道日本的作战计划,日本进攻中途岛,美国未必派航空母舰来应战。因为中途岛远离日本本土,日本无论是维持对中途岛的后勤补给(这对日本来说,绝对是不可承受之重),还是派出舰队在中途岛周围反复和美军角逐,都非常困难。而日本的军力国力,又是根本无法进攻美国本土,甚至连进攻夏威夷都难以承担(光夏威夷装备的岸防火炮,日本出动所有BB和CA都打不过;而且日本海军很难维持10多万军队进攻夏威夷需要的兵员运输和后勤补给)。故而美国完全可以等日本舰队撤退后再来收复,或者以夏威夷的陆基空军反复轰炸,瘫痪中途岛的作用。

 如果要继续打下去,其实日本军令部倾向于进攻西南太平洋的决定更合理,沿西南太平洋诸岛进攻攻略,可以有效切断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联系,而且可以得到附近日本陆基机场的支援。即使美国从中太平洋进攻,也很方便北上支援。而且,能更方便地获得燃油支援。反之,如果美国来进攻,则其远离母港,且无法得到夏威夷陆基机场的支援。与中途岛相比,攻守之势顿时逆转。历史上,以圣克鲁斯海战的战况论,日美的军事实力在此时其实相差不大,如果日本多4艘航空母舰,瓜岛一战美国就难以获胜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日本海军还是坚持错误的战略方针,寄希望于一、两次决战来消灭美国海军,迫使对方求和,每次都是和美国硬拼飞机、舰艇的话,战败的结局还是难以避免。毕竟虽然在前期作战中日本在战术上都能小占便宜,但由于美国的军力恢复能力远非日本可比,所以日本的精锐舰队和兵员越来越少,而美国虽然在战斗中损失可能比日本多,但军力却越来越强。长此以往,哪怕日本每战必胜,美国靠熬时间也能战胜日本。

 从这个角度看,哪怕中途岛是美军惨败,日本毫无损失而美国3艘航空母舰全没,美国也能靠熬时间下饺子战胜日本,所以真正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不在中途岛,而在珍珠港。

2、战前和战时分兵进行其他作战时重大错误

 按照山本五十六的思路,既然认为中途岛海战是重中之重,必须一战定乾坤,迫使美国求和,就不应该在战前和战时分兵进行其他作战。

 比如在战前,分出五航战到珊瑚海海战,就是重大错误。如果五航战在珊瑚海海战出现了重大战损,必不可免对中途岛海战的顺利进行产生重大影响。即使没有遭到重大损失,也会耽误军舰的正常保养、备战和作战人员的休息调整,实属重大失策。最终果然是遇到最严重的后果——五航战全体无法参加中途岛海战,南云的临战用兵立即捉襟见肘。试想,如果五航战参战,进攻中途岛的第一波将多50%力量,可能就不需要第二波补充攻击,南云的第二波就无须反复换弹,能立即出动;另外,南云舰队的战斗机掩护力量也将多50%,美国的攻击将无法取得历史上的效果;哪怕是美国舰队仍旧第一波击中日本3艘航空母舰,面对日本3艘航空母舰而非1艘的反击,美国舰队很难像历史上一样只付出1艘航空母舰的损失就全身而退。

 又比如在战时,为了满足军令部的要求,又将2艘航空母舰和相当兵力调去攻击阿留申,再次造成不必要的兵力分散(在此说明一个长期以来的谬误:攻击阿留申并非为了将美国舰队调动到阿留申,待占领中途岛后再歼灭从阿留申赶来救场的美国航空母舰舰队,而仅仅是日本海军军令部批准中途岛作战的附加条件。从日本作战计划中就可以明显看出:进攻阿留申和进攻中途岛的时间差距不大,根本不可能起到调动美国航空母舰舰队到错误位置的作用,反而会起到反效果,即如果美国航空母舰舰队为了支援阿留申而驶出母港,得到中途岛被炸消息后又赶赴中途岛,将使美国舰队达到中途岛的时间大大提前,反而不利于日本进攻中途岛和消灭美国航空母舰舰队的作战进行)。


3、实际作战计划严重失误导致南云以寡敌众

 人们一直认为美军在中途岛是“以少胜多”,而事实恰恰相反,实际上是南云在以寡敌众。

 日本联合舰队的作战计划导致兵力极度分散,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亲自指挥的主力舰队(1艘航空母舰、2艘水上飞机航空母舰、3艘战列舰、1艘轻巡洋舰、9艘驱逐舰)位于中途岛西北600海里,近藤信竹指挥的中途岛攻略舰队(1艘航空母舰、2艘水上飞机航空母舰、2艘战列舰、8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21艘驱逐舰)在中途岛以西250海里,南云的舰队(4艘航空母舰、2艘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在山本东面300海里,高须四郎指挥的后援舰队(4艘战列舰、2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在山本以北600海里,细萱戊子郎指挥的阿留申攻略舰队(2艘航空母舰,3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12艘驱逐舰)在高须舰队东面300海里。如此分散,给予美国舰队一个绝好的各个击破的机会。结果导致南云手中的飞机仅238架,比美国航空母舰舰队的231架相差无几,加上中途岛的120多架岸基飞机,南云手中的飞机比美国足足少100多架。更严重的是,珊瑚海海战后数日内瑞鹤修复并能使用的5航战飞机为战斗机25、99舰爆17、97舰攻14;五航战飞行员生存数为战斗机35人、舰爆25组、舰攻19组。两鹤相加,即使不补充任何飞行员和飞机也足以满足一艘翔鹤级出战的需要。如此情况下,居然瑞鹤号不出动,又是一记严重失着。

 即使在珊瑚海海战受挫后,如果能及时调整计划,集中使用兵力,让北方舰队能参与中途岛作战,局面完全不一样。隼鹰号25节,可以和凤翔号一起,和山本、高须的战列舰舰队一起活动,增加战列舰舰队的防空力量。这样一旦南云的航空母舰舰队出现状况,山本手中的2艘航空母舰也就提供就近支援,作战冗余度大大增加。北方舰队的另一艘航空母舰龙骧吨位小,设计吨位才8000吨,要装48架飞机,造成干舷低,无法应对高海况,后来虽然多次改进,但还是有很大问题。尤其是龙骧号的设计最高速度虽为29节,但巡航速度并不高。日本机动舰队已经多次嫌弃加贺号的28节拖累航空母舰舰队的行动,故龙骧很难和舰队航空母舰一起作战,但近藤的重巡洋舰舰队也需要一艘起码速度不能太慢的航空母舰护航。故龙骧号可以保卫重巡洋舰,腾出瑞凤号就能来加入南云舰队。再加上两鹤的飞行员和飞机如果都能集中到瑞鹤号上,这2艘航空母舰都能以28节以上的速度航行,可以和南云舰队里面的4艘航空母舰一起行动。这样南云就有6艘航空母舰,实力就大大增加了,作战冗余度就有相当幅度地增加,对南云舰队处境大大有利了。

 综上,在中途岛海战开战前,日本的战略战术就有此三失,无论日本航空母舰舰队指挥官临阵如何应变,都无法挽回日本必遭严重损失的结局。

二、美国航空母舰舰队被发现前,南云的作战指挥并无失误

1、日本航空母舰舰队的侦察计划虽不能说是完美,但并无重大错误

 以前,许多海战爱好者包括本人,都认为南云在中途岛海战中一个重大错误是作战前不做好侦察准备。应该说,日本航空母舰舰队的侦察计划远说不上完美,但平心而论,也没有重大错误。

 实事求是地说,日本海军不重视侦察由来已久,南云也不能免俗。对比中途岛日美两军,美国派出了参战的三分之一的飞机参与侦察,在美国在5:20就发现了南云舰队,中途岛的岸基飞机和美国三艘航空母舰上的飞机都因此及时进行出发准备和起飞攻击,取得了先机。而南云只派赤城、加贺2艘航空母舰上的各一架侦察机、筑摩、利根2艘重巡洋舰各2架水上飞机、1架金刚级战列舰上的水上飞机共7架飞机进行侦察,侦察力较美国大大削弱,结果在7:40南云才接到发现美国舰队的报告,足足比美军晚了2个多小时,胜负得失就此也难避免了。而且,南云不重视侦察由来已久,就是在珍珠港作战时,他在派出袭击飞机后,也只派出4架水上飞机搜索周围是否有美国航空母舰,如果当时美国舰队在他周围,他必然也要遭到很大损失;在印度洋袭击科伦坡和亭可马里的时候,南云两次侦察也不成功,结果都是在第一波飞机已经飞出轰炸敌方航空阵地后,又发现了敌人水面舰队,造成很大被动,幸好敌人实力不强,否则必遭大难。

 尽管如此,这份侦察计划也不能算是失误,毕竟日本7架侦察机基本覆盖了美国舰队可能出现了所有区域,而且历史上筑摩号5号机也飞过了美国舰队上空。如果筑摩号5号机没有违反规定在云上飞行而是接近海面飞行,他就能及时发现美国舰队,日本也不会因此造成严重被动。事实上,是日本侦察机的失误而非侦察计划的失误才导致了日本作战的被动。

 不少人曾指责南云不采取双相搜索而采取单相搜索是重大失误,这就犯了颠倒时空的错误,好比指责爱迪生之前的人为何不用电灯照明一样。双相搜索是日本海军吸取中途岛海战教训后得出的新侦察方法,而在中途岛海战时,根本没有双相搜索这回事。侦察计划是南云舰队的参谋延续了传统的侦察战术制定的,不是南云能一拍脑瓜去改变的。在军队中,不按照军事准则行事,即使在美国海军也是不受欢迎的,更何况日本海军。


2、利根号4号机延迟起飞不是中途岛海战胜负的原因

 许多人认为,利根号4号机延迟起飞半小时是中途岛海战胜负的原因。受“命运五分钟”谣言的影响,许多人“顺理成章”地推理:日本就缺5分钟,如果利根号4号机按时起飞或者立即派出顶替飞机,那么就能提前半小时发现美军,日本飞机就能在美国飞机来前25分钟起飞完毕;甚至还有人进一步想到,如果能提前半小时发现美军,南云就能在下令换弹前获悉美国舰队在周围,就不会下令换弹而会下令立即起飞,这样中途岛海战结局就将是美军惨败而日本大胜。

 首先,南云获悉利根号4号机出发将推迟后,他是无力立即派出顶替飞机的。金刚级战列舰的水上飞机是老式水上飞机,无力承担利根号4号机要侦察的广大海区的侦察任务。而利根号和筑摩号已经安排派出2架水上飞机去侦察。要抽调顶替飞机,只能从4艘航空母舰上抽调。而无论是让战列舰或者巡洋舰再派一架水上飞机,或者由日本航空母舰出动舰载机来侦察,需要的时间和利根号排除故障的时间都差不多,根本不存在能立即派出顶替飞机的可能。

 临时决定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参与侦察,也必须给相应准备时间,并非是能立即起飞的。由于下令航空母舰出一架飞机去侦察,其准备时间将和利根号维修弹射器的时间差不多,与其派顶替飞机,还不如让利根号维修好弹射器后再起飞4号机。

 其次,军令部的战情通报让南云严重吃药。军令部在中途岛海战开打前10天左右向山本和南云通报说美国航空母舰舰队被发现位于南太平洋地区,不可能参加中途岛作战。这份情报,一方面让山本极为失望其攻击中途岛引出美国航空母舰舰队的计划落空,另一方面也让南云放心,认为自己进攻中途岛的时候美国航空母舰舰队不可能出现在自己周围,因此侦察飞行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没有必要急如星火。

 最后,利根号4号机推迟起飞不是日本的背运,反而是日本的大幸。若不是利根号4号机晚出发半小时并迷航,利根号4号机根本不会飞过美国舰队上空。如果利根号4号机如计划起飞,那必然是直到日本航空母舰被炸,山本、南云和其他日本海军指挥官都不知道美国航空母舰舰队已经到达战场,其后的反击必然是七零八落,美国的损失也将小于历史上的实战。

3、南云无法预料美军知悉其进攻计划

 有观点指出:南云在7:10就遭到美国中途岛岸基飞机进攻,其当时就应该预料到美国已经知悉其进攻计划,所以攻击很快。但其实南云受到美军飞机进攻时没有揣测美军在事先就获悉进攻中途岛的计划是很正常的,他不可能预料到美国航空母舰会伏击他。

 南云在战前,并非对中途岛的情况毫无所知,他也收到了日本本土发给山本通报军情的大部分电报。根据南云舰队参谋长草鹿的回忆,南云是知悉此前一天田中的登陆舰队已经被美国侦察机发现的消息,所以推断中途岛的飞机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是可以随时进攻日本舰队的,而且中途岛的侦察机也必然加强了搜索。在美国飞机进攻南云舰队前约2小时,即日本人在遭到中途岛飞机进攻前(5:20),已经截收到自己周围一架PBY发给中途岛的长篇电报,已经知道自己被美军发现了,就此已经预料到会遭到美国飞机的进攻。在7:10,中途岛第一波飞机攻击南云,南云推测是中途岛飞机发现了自己后才发动攻击的,非常合理。所以他遭到中途岛飞机进攻的时候,是无法预测到自己的计划早已事先暴露了。

4、采用2艘航空母舰攻击中途岛,2艘航空母舰预备对付美国航空母舰的战法不可行

 有不少评论者指出:南云应该采取2艘航空母舰攻击中途岛,2艘航空母舰预备对付美国航空母舰的战法,这样在8:30第一波返回时,可以让2艘航空母舰接受第一波飞机降落,2艘航空母舰起飞第二波攻击飞机,不必因为接受第一波降落而导致第二波无法起飞。这种战法虽有一定道理,却根本不可行。

 航空母舰起飞飞机需要一定时间。即使弹药装备完毕,从提升到起飞,也需要相当时间。根据美国的记载,中途岛海战当天6:03企业号和大黄蜂号下达起飞命令,7:00才开始起飞飞机,8:06全部飞机起飞完毕(企业号57架,大黄蜂号60架,共20架战斗机,68架俯冲轰炸机,29架鱼雷轰炸机),从下达命令到起飞完毕,需要2个小时。日本飞机从机库中提升到起飞,需要多少时间,历来争议很大。《断剑》一书和《教条的问题——日本人在中途岛为什么会战败》一文中提到:就算不换弹药,也必须需要:将飞机提升到飞行甲板,一分钟一架;定位飞机、打开机翼、用楔子垫上机轮,需要五分钟;发动机暖机,整个部队需要不少于十五分钟;俯冲轰炸机在发动机暖机的时候挂弹(俯冲轰炸机必须在发动机暖机的时候才能挂弹),需要额外五到十分钟;给飞行员发任务简报,整个部队需要最少五分钟;机组登机,最后的起飞检查,需要五分钟;起飞,需要十五到三十秒一架。根据作战记录,日本人起飞一个21架飞机的攻击机群,需要40分钟做准备,起飞需要5到10分钟,如果是俯冲轰炸机,还需要额外5到10分钟挂弹时间。按照日本防卫研修所《战史丛书》289页中也提到:就算兵装完成,南云舰队准备起飞也需要40分钟时间,攻击队从起飞到发进这个集结时间要15分钟。而在实战中,日本航空母舰有更快的记录(按照日本攻击达尔文港的记录,发出一个18架俯冲轰炸机的攻击波,从开始提升到第一架飞机起飞,所用时间为27分钟)。

 从以上记录可以明显看出,日本由于是从每艘航空母舰上派出一半飞机参与作战,所需起飞准备加升空时间在40到45分钟左右,远比美国派出所有飞机需要的2个小时时间要短。这对日本的作战有很大优势。不仅是准备时间短,航空母舰的飞机起飞后,还要在天上排好队形,然后一起出发进攻,如果是派出一半飞机,就可以短时间内全部起飞完毕后排好队形出发进攻。如果是派出全部飞机,在起飞部分飞机后还要再次提升剩余飞机,就需要大量时间。如此,要么是先起飞的飞机在天上等余下的飞机起飞再排好队形出发,无疑是白白浪费燃油和飞行员的体力;要么是像中途岛海战中美国的做法一样,先起飞的飞机先出发进攻,后起飞的飞机再独立作为一队进攻,从而无法集中力量有效协调各个机种的攻击。从这个角度看,日本采取的所有航空母舰各起飞一半飞机进攻的战法,比起飞一半航空母舰的全部飞机战法要有优势得多。


三、南云在7:40接到利根号第一次报告后,没有立即命令飞机起飞是合理的选择

 以往海战爱好者和研究者指责南云在中途岛临阵指挥失误,其重要一点就是接到利根号第一次报告后,没有立即命令飞机起飞。他们认为,一旦发现美国舰队,哪怕没有明确说明发现了航空母舰,哪怕第二波飞机装的是对地弹药,也应该立即起飞攻击美国舰队,即使这波进攻队美国舰队毫无损失,也比在航空母舰上挨炸强。但这些指责完全无法成立,有的也就是以结果论英雄、作弊打开战场迷雾后自以为是的事后诸葛亮判断。

1、根据利根号第一次报告可以判定美国舰队没有攻击南云的意图

 利根号4号机第一次报告说:“美国舰队方位10度,距离中途岛240海里。航向150度,速度20节以上”。当时南云舰队在中途岛的西北,航向135。根据利根号4号机的误报,两者距离210海里(实际150海里),在美国舰载机175海里作战半径之外。而且根据利根号4号机的误报,虽然两者每小时距离能缩短10海里,但美国舰队航向东南而非西南或正西,没有显示出急于进入175海里作战半径以进行攻击的意图。所以南云舰队的军官理所当然判断该舰队不想攻击南云舰队。因此当利根号再次汇报该舰队为“五艘巡洋舰和五艘驱逐舰”后,南云舰队的情报参谋小野才会洋洋得意地说:“跟我想的一样,没有航空母舰。”南云舰队的参谋长草鹿才会认为南云部队可以放心稍后去收拾它们,当前应该对付中途岛的飞机。(有朋友提出美国舰队可能是采用不等航程的作战模式,也就是发送飞机后撤离,这样飞机在攻击前是短航程,攻击后是长航程,但是目标的报复力量就有可能出现来回都是长航程的问题。或者美国舰载机攻击完目标后降落到中途岛而非回到母舰,补充中途岛的空中力量。但我认为这种观点不正确。因为美国人的轰炸机作战半径只有175海里,往返不过350海里。根据这一数据推算:根据美国舰载机的速度,飞到210海里外日本舰队也需要大概1到2个小时,而就算美国航空母舰起飞飞机后立即脱离,也不过跑了1个小时——因为至今美国舰载机还未来进攻,表示还没有飞到——航空母舰一个小时顶多行驶30海里,美国舰队被发现时,根据利根号4号机的汇报,离开日本航空母舰210海里,所以最近也是在180海里附近起飞的飞机。350海里扣除180海里,余下170海里,美国飞机是无论飞到中途岛还是飞到美国航空母舰,都是不够的——现实中,美国大黄蜂号的俯冲轰炸机和战斗机队到达日本航空母舰舰队附近未发现日本舰队,遂不回航空母舰改飞中途岛,其战斗机全部油尽坠海,俯冲轰炸机部分回到大黄蜂号上,部分不得不降落在中途岛,而且在降落的时候还有数架坠毁。很明显除非美国飞机自愿全部坠海。否则美国航空母舰是不可能发送飞机后全速撤离的。)

2、此等规模的美国舰队不必然有航空母舰

 草鹿事后曾在回忆中写到此等规模的美国舰队必然有航空母舰存在(虽然他在当时没有明确提出这一看法),但这一推断并不必然正确。就在中途岛海战同时,美国海军少将西奥博尔德率领5艘巡洋舰和10几艘驱逐舰组成的北太平洋舰队负责防御阿拉斯加。6月2日下午,西奥博尔得到了侦察报告,称在基斯卡岛以南400英里处发现了两艘日军航空母舰。3日到4日,西奥博尔德将他主力舰队控制在阿留申群岛东南350英里处左右,决定在这个位置迎击可能到来的日本登陆舰队,防止日本舰队登陆阿拉斯加。由此战例可见,即使美国明知日本有航空母舰来进攻,也不必然派航空母舰去迎战。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不是南云发现了美国航空母舰舰队,而是北方舰队的角田觉治发现了美国北太平洋舰队,他如果认为“美国舰队有5艘巡洋舰和10几艘驱逐舰,其中必然有航空母舰”,就放弃了对美国机场的攻击,改打美国舰队。其结果必然是既无法找到美国航空母舰并进行攻击(因为根本不存在),也不能完成预定对美国目标的轰炸任务。如果在角田出动飞机进攻不存在的所谓美国航空母舰的话,估计大家是绝对不会夸奖角田未雨绸缪,而会批评他愚蠢武断,因为攻击不存在的美国航空母舰而导致未完成既定作战任务。

3、南云没有立即命令飞机起飞而是命令侦察机报告舰种是正确的指挥

 南云得到情报发现美国舰队后,立即下令侦察机报明舰种,是完全正确的命令,这样可以判断该舰队对南云舰队的威胁。当得到回报该舰队由5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组成后,南云判断该舰队距离自己还远,一时不会发生炮战,即使发生炮战,自己舰队的护航舰炮力远超过美国,所以不急于对付;但中途岛的飞机能有效攻击自己的航空母舰,所以要先对付中途岛。这一判断根据他当时获得的情报来看,是完全正确的。要怪就怪利根号的水上飞机侦察人员,汇报的位置是错误的(原因在于他自己迷航了,所以自己的位置弄错了,报的位置也错了),才造成军官判断失误。这是侦察人员的错误,而非军官判断的错误。如果南云凭臆断否定侦察人员的报告,反而判断该舰队中必然有航空母舰,要先进行攻击,反而是异常的怪事或者武断了。


4、利根号发现美国舰队后,南云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法挽回日本舰队被美国舰载机攻击并遭到严重损失的后果

 在利根号4号机发现美国舰队后,人们以前普遍认为南云要么按兵不动,要么派出36架俯冲轰炸机去攻击美国航空母舰,要么干脆就是99依旧俯冲轰炸而97用陆用炸弹水平轰炸美国舰队。但有个细节以前经常被人忽略,赤城和加贺的97只有三分之一已经换上了炸弹,而另三分之二还是装鱼雷的,如果立即下令起飞,第二波飞机只不过少了15架97,仍旧有36架99和30架97(装鱼雷)可以对美国飞机进行攻击,另有47架零战在4艘航空母舰或在空中直卫,可以抽调部分用于护卫第二波。

 “理论上”,按照日本航空母舰的作业流程和时间,如果南云当机立断,是有可能在第一波返回日本舰队前,将第二波起飞。即7:45不下令停止换弹而下令立即提升飞机,在8:30接受第一波返回前将第二波全部起飞。而且如此,第二波的实力也未有很大削弱,只不过少了15架97,但仍有30架97和36架96,是可以给美国航空母舰舰队以重创的。不过即使如此,如果南云收到利根号飞机报告当机立断下令起飞第二波,也顶多在8:30将第二波飞机全部升空。根据日本舰载机的速度,需要1个半小时才能飞到美国舰队上空,也就是说,10:00日本第二波才能可以进攻美军舰队,而此时,美国三艘航空母舰舰队的飞机已经全部起飞,南云舰队无法避免自己被美国飞机攻击并遭到重创(由于相当部分零战加入第二波进攻美国舰队,南云的直卫机将比历史上少,损失可能更大),而且因为利根号4号机报的美国舰队位置是错误的,第二波的最大可能下场就是无法发现美国舰队,油尽坠海,或者即使返回舰队,也只能有少部分在飞龙号降落,其余大部分仍然要坠海。

5、在中途岛,历史没有给南云进攻的机会

 以上所说南云在接到利根号4号机的报告后立即下令起飞,“理论上”是有可能在第二波降落前将第一波全部升空的,但是所谓“理论上”的情况,在实际上并不存在,在8:30之前和9:20之后,南云舰队根本没有发出第二波的窗口期

 根据史实,7:10、7:53、8:00,中途岛的飞机连续对南云舰队发动攻击,南云舰队的军舰为了避免中弹都进行了大幅度机动急速转向规避。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无法进行舰载机提升甲板、定位、暖机和起飞作业的。在敌人进攻途中进行飞机定位是不可能的,随着舰船高速运动,飞机推动中容易发生失控,舰员容易被飞机撞成重伤甚至碾压(珊瑚海海战中曾有此先例)。而且甲板上装满油弹的飞机也会被进攻的敌军飞机机枪扫射命中,进而发生连续殉爆炸毁其他飞机。更关键的是,在美国飞机进攻时,日本航空母舰需要紧急起飞他的零战来协助防空,同时又要接受弹药打光的零战,因此不可能在起降零战的同时定位飞机。

 同样,9:20、9:38、10:10,美国舰队的鱼雷轰炸机连续对南云舰队进行进攻。10:20,美国舰队的俯冲轰炸机也参与进攻,同时命中日本3艘航空母舰。

 南云舰队唯一发出第二波的窗口期就是8:30中途岛的飞机攻击结束,9:20美国舰载机进攻开始前。如果8:30中途岛的飞机攻击一结束,南云就下令起飞第二波,勉强可以在9:15,即美国舰载机进攻开始前5分钟将第二波全部升空,10:45该波飞机将有可能进攻美国航空母舰,但是如上所述,这一波最大的下场也就是按照利根号4号机报的位置进发,然后坠海。

四、山口8:30建议升空不现实

 说完了南云作战指挥的得失,我们再来看山口建议是否可行,根据史实的研究和分析,我认为山口8:30建议升空并不现实。

1、当时日本航空母舰没有做好立即起飞飞机并进攻的准备

 8:30前,赤城号和加贺号的97还在机库中,而当时飞龙号和苍龙号也不具备立即进攻的可能。根据美国B-17轰炸机轰炸日本舰队时拍摄的照片,美国B-17轰炸机轰炸日本舰队时(具体时间有7:54-8:20各种说法不等),苍龙号和飞龙号甲板上是没有任何一架飞机的。而且根据《飞龙战斗详报第十号摘要》,在8:27,飞龙号刚刚降落了1架战斗机(零战在逆风状态最短的起飞距离记录是瑞鹤全速时,单机80米起飞。根据日本标准发着舰程序,通常发舰作业需要留出甲板前端100米作为助滑区,着舰作业需留出甲板尾端120米作为滑降区。降落后的航空机被推至隔离网前,隔离网升起为接下去的降落飞机留出滑降区。8:25飞龙起飞了3架战斗机,8:27又降落了1架战斗机,故甲板上肯定无排好的俯冲轰炸机),就说明在8:20分侦察机汇报发现敌人航空母舰的时候,飞龙号的甲板上也没有俯冲轰炸机,飞龙号无法立即发出飞机进行进攻。另外,飞龙号0830开始清理甲板,0835清理完毕,0837回收攻击波,0918全部降落,改航向030。从这一记录来看,仅仅5分钟就清理甲板完毕,可见甲板上也不可能有18架俯冲轰炸机,否则5分钟根本来不及将他们放入机库。


2、南云坚持俯冲轰炸机不能单独出动攻击是正确决定

 不少人认为南云不让二航战的36架99单独出动攻击是错误的,但恰恰这是南云做出的正确决定。

 按照珊瑚海海战的先例,没有战斗机掩护的日本俯冲轰炸机、水平轰炸机、鱼雷轰炸机攻击美国航空母舰的效果非常差,而且会自损相当大的战力。从中途岛海战飞龙号两次出击的战例来看,第一次出动6架战斗机和18架俯冲轰炸机,遭到美国28架战斗机拦截,仅6架轰炸机生还并投弹,命中3枚;第二次出动6架战斗机和10架鱼雷轰炸机,遭到美国12架战斗机拦截,仅4架轰炸机生还并投弹,命中2枚。结果只重创美国航空母舰一艘。以这个战果,没有战斗机掩护或只有少量战斗机掩护,攻击美国舰队是不可能取得很大成果的。而且无论是否派出攻击波,美军机群的攻击都是不可能停止的,因此攻击的意义仅仅是让美国也承受一定的损失。在没有战斗机掩护的情况下进攻美国航空母舰,将使日本飞行员损失惨重,必然严重折损日本的海军实力,就这一点看,南云不出动99单独攻击是完全合理的。

 更重要的是,当时二航战的99都还在机库中,二航战99提升起飞的时间和一航战未换弹的97提升起飞时间相差无几,根本就不需要二航战99单独进攻。

3、不顾第一波而执意先起飞第二波是错误的

 前文论述南云舰队唯一发出第二波的窗口期就是8:30中途岛的飞机攻击结束,9:20美国舰载机进攻开始前。许多人据此认为南云没有采纳山口8:30提出的立即起飞舰载机进行攻击的建议是错误的。而如果南云按照山口建议做,则能抓住日本3艘航空母舰被炸前唯一的起飞窗口期起飞第二波。

 提出这个观点的人恰恰忘了,在7:40和8:30起飞第二波的代价是不同的。

 按照日本航空母舰的作业流程和时间,假设7:40利根号4号机报告发现美国舰队后,南云当机立断,是有可能在第一波返回日本舰队前,将第二波起飞,并且第二波的实力也未有很大削弱。不过这个假设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在日本舰队准备舰载机起飞时,不能有美国飞机来捣乱。而恰恰是这个条件,除了8:30-9:20外,南云舰队都没有。

 而到了8:30,虽然没有美国飞机来捣乱了,但7:40起飞的另一个有利条件又没有了:第一波回来了。

 第一波飞机许多在进攻中途岛后受损,不少劳累的飞行员急需降落后休息,部分受伤飞行员更是在苦苦支撑,而部分飞机已经接近油料耗尽的边缘。如果要让他们继续在空中等到9:15第二波全部起飞后再降落,将受到极大损失,特别是第一波的战斗机(战斗机因在搏斗中需要剧烈机动,油是最先用光的)。如果真的放任第一波在空中待机造成巨大损失,那么在以后的作战中,无论是进攻美国舰队,还是防守舰队上空,日本战斗机的使用都将捉襟见肘。而且在激烈的海战中,日本飞机本来就少于美军,为了先让第二波起飞,而因此白白损失一部分飞机,这对任何指挥官都难以接受。因此南云先收回第一波飞机再发出第二波飞机,实有不得已的苦衷。因此,南云先收回第一波飞机,再发出攻击美国舰队的飞机是完全合理正确的选择。之所以现在有那么多议论,无非是南云没有发出攻击波造成了战役失败。但是如果假设一下,如果南云真的冒险发出了攻击波,结果没有给美国造成很大打击反而自身损失惨重,是否又会有许多人指责他冒进轻动呢?

4、如果南云听从山口多闻的建议将导致更大的完败

 当时日本利根号4号机报告的位置是错误的,如果南云按照山口多闻的建议发出舰载机,那这批飞机按照错误地点飞去,肯定找不到美国航空母舰舰队,一些作战半径小的飞机恐怕要入海。能否重创对方的前提是能否找到对方,在中途岛海战中,由于美国航空母舰舰载机击沉日本3艘航空母舰后要返回自己的航空母舰,飞龙号舰载机跟踪返航美航空队,轻易找到美国舰队,这才发动攻击,重创了美国航空母舰。日本的4艘航空母舰都是直通甲板舰,不是斜角甲板舰,在放飞舰载机的同时,不能同时回收舰载机。如果先放飞舰载机,将无法接受攻击中途岛的飞机,那从中途岛飞回的战斗机就有相当部分油尽落水,本来战斗机就严重不足,再赔上一批,将来防御美军进攻的飞机又将减少。同时,已经起飞的美军飞机将同样攻击日本航空母舰。造成的结果就是——日本的4艘航空母舰照样被击沉,而由于白白派出去一批舰载机,中途岛飞回的飞机又有一批落水,可能日本人发动报复的飞机都没有了。日本4艘航空母舰照样沉没,而美国毫无损失,约克顿号大摇大摆回珍珠港,这岂非更大的完败?到那时,恐怕山口的名声比现在的南云更臭。

 不少人评论历史上的将领,多喜欢英勇“无畏”蛮干的,而讨厌稳健保守的,因而不少“临阵一匹夫”式的一根筋不计后果蛮干型将领反而受欢迎。想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断剑》一书最后对山口多闻的评价:“山口犹如古代日本武士一样好斗,不愿或不知后退,视个人的名誉比保存国家实力重要得多”。再提一句,山口这种蛮干一根筋不计后果的荒唐建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珍珠港作战前,山口曾建议,原定因航程短而不被安排参加珍珠港空袭的苍龙、飞龙照常参加珍珠港作战,作战完成后将这2艘军舰就丢弃在夏威夷海域。因为有此“前科”,山口的意见被认为起码是不严谨,故在中途岛作战中,山口向南云提出立即起飞所有飞机攻击美国舰队后,南云根本懒得理睬他。


五、南云舰队的厄运,完全在于侦察机人员的低素质

 综上所述,南云直到被炸还没有下令升空,并非是决策错误。在整个中途岛海战中,南云的作战决策无大错,这点也从中途岛战后的责任追究结果看了出来,南云仍然是日本海军最重要的航空母舰舰队司令,山本承担了战败的结果,南云没有受到任何责难,原因就是因为战败的责任完全不在南云。之后的圣克鲁斯海战结果证明,只要侦察正常,南云的指挥没有任何问题,至少也能打个惨胜的结果。造成日本在中途岛海战惨败的真正原因,完全是侦察机人员的低素质。

 首先是筑摩号5号机在6:15飞过美国舰队上空时,违反规定在云上飞行,而非接近海面飞行,错过了发现美国舰队的机会,从而导致错过了日本舰队进攻的最佳时机。其次是利根号4号机连续5份错误电报导致南云严重误判:第一份7:28报告“发现10艘敌舰,方位010,距离中途岛240海里,航向150度,航速20节以上”报错位置,导致南云误判美国舰队企图;第二份7:58报告“敌人航向改为080”再次报错;第三份报告“8:09 敌舰为5艘巡洋舰、5艘驱逐舰”再度失误(17特混舰队包括1艘约克顿级航空母舰,2艘重巡洋舰,6艘驱逐舰,一共才9艘。可见此时4号机报告发现的是16特混舰队,其包括2艘约克顿级航空母舰,5艘重巡洋舰,9艘驱逐舰。4号机仅报告了巡洋舰和部分驱逐舰的情况,放过了最重要的2艘航空母舰);第四份8:20报告“发现敌人一艘航空母舰殿后”(殿后的航空母舰,必然是17特混舰队的约克顿)放过了16特混舰队最重要的2艘航空母舰,转而又报17特混舰队;第五份8:30报告“发现还有2艘巡洋舰,方位008,距离中途岛250海里,航向150度,航速20节”虽然报出了17特混舰队唯一2艘重巡洋舰,但位置再度报错。幸而飞龙号的反击部队没有按照利根号的错误位置进攻,否则必然毫无效果。最后还有中途岛战役最后阶段,日本侦察机把若干美国重巡洋舰看成航空母舰,报告发现5艘美国航空母舰,导致日军丧失再战信心,全军慌乱撤退。

 在此要特别提出筑摩号5号机的失误,因为筑摩号5号机侦察是否失误才是日本胜败的关键因素。设想:如果筑摩号5号侦察机在6:15飞过美国舰队上空发现美国舰队,南云立即下令发出第二波,这样第二波将在7点左右全部升空并出发,8点半可以攻击美国舰队,虽然已经无法阻止大黄蜂号和企业号飞机进攻日本舰队(这些飞机7时开始起飞),但可以阻止约克敦号飞机起飞(8点38分开始起飞)。

 对日本舰队来说,南云遭到的攻击将比历史上减少一半(历史上,三艘航空母舰的鱼雷轰炸机和两艘航空母舰的俯冲轰炸机攻击了南云舰队,如果约克顿号退出,将仅有两艘航空母舰的鱼雷轰炸机和一艘航空母舰的俯冲轰炸机攻击南云舰队),特别是10:10进攻南云舰队的约克顿号鱼雷轰炸机吸引了日本大量防空零战,为约克顿号俯冲轰炸机队和企业号俯冲轰炸机队突防提供了有利条件。而如果没有约克顿号的鱼雷轰炸机吸引日军零战,没有约克顿号俯冲轰炸机队随同一起突防,单靠企业号俯冲轰炸机队单挑,美军肯定无法获得历史上一举击中3艘航空母舰的战果。历史上,企业号俯冲轰炸机在没有零战拦截的情况下击中了加贺号4枚炸弹,并通过1颗运气弹击中了赤城号。据此合理推测,如果企业号俯冲轰炸机单挑日军舰队,加贺号被命中还是无法幸免,但赤城号应该可以无恙,而企业号俯冲轰炸机未攻击的苍龙号更是毫无损伤(历史上,约克顿号俯冲轰炸机队集中攻击了苍龙号,而企业号飞机未对苍龙号进行攻击)。

 而对美国舰队来说,将遭到100多架日本飞机的打击,而非历史上的16-24架(第一次出动6架战斗机和18架俯冲轰炸机,命中3枚;第二次出动6架战斗机和10架鱼雷轰炸机,命中2枚),必然也不可能像历史上一样仅1艘航空母舰被重创,被日本一次攻击击沉1到2艘可能性非常大。

 即使按照最有利于美国的算法,日本舰队还是照样被企业号俯冲轰炸机队一次性灭了2艘,而美国只有1艘航空母舰被击中(即完全按照史实来),在第二轮舰载机对攻中,日本虽然只有2艘航空母舰苍龙号和飞龙号作战,但是他除了本身已经收容的各自第一波飞机,加上来自4艘航空母舰的第二波飞机降落,凑足2艘航空母舰的编制飞机数量问题不大。而在美国这方面,约克顿号的飞机在日本第二波进攻前根本没有起飞,极有可能被轰在航空母舰上,而大黄蜂号和企业号的鱼雷轰炸机在进攻日军途中基本耗尽,而大黄蜂号的俯冲轰炸机因为迷航都没有回到航空母舰上,只靠企业号一艘航空母舰的俯冲轰炸机和日本两艘齐装满员的航空母舰对攻,正好和史实中飞龙靠一半编制飞机对抗美国舰队颠倒。

 综上所述,筑摩号5号侦察机在6:15飞过美国舰队上空未发现美国舰队,已经注定日军失去了在中途岛唯一挽回败局的机会,在此之后,无论南云如果作为,都无法挽回败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