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cangen.com历史王维的弟弟王缙在历史上是个厉害的大人物?
王维的弟弟王缙在历史上是个厉害的大人物?
2022-09-25

王缙是一个大人物,安史之乱后,他当时已是宰相级的官员了。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史朝义平,诏宣慰河北,使还有指,俄拜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说起王缙,大家也许不熟悉,说起王缙的哥哥,大家应该非常熟悉,因为王缙的哥哥就是大诗人王维。

我们熟悉王维,是因为王维一生留下众多经典的诗画,关键是,我们中小学课本中,收录了很多王维的诗,一个人如果不会背两三首王维的诗,那多少有点像文盲了。

因为你只要上过学,怎么也知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吧;怎么也知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吧;怎么也知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吧。如果稍高一点,怎么也知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吧。

但是在政治生涯上,王维似乎远远逊色于他弟弟王缙。

安史叛军进入长安后,王维一度出任伪职,大唐皇帝收复长安后,一度要治王维的罪,但是他弟弟王缙却是平叛功臣,仅此一桩,双方的地位就相差甚远了。关键是,王维之所以可以躲过这一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弟弟一心维护他。

贼平,陷贼官三等定罪。维以《凝碧诗》闻于行在,肃宗嘉之。会缙请削己刑部侍郎以赎兄罪,特宥之,责授太子中允。

有时候,人生的成败真的很难预料。比如,王维、王缙兄弟,你说人生谁更成功呢?

在当时去看,肯定是王缙更成功,但是历史长河流过,一千多年以后,知道王缙的人有几个?而不知道王维的人,还是前面的话,那多少都可以称得上文盲了。

我们书归正传,从王缙入幽州说起。

皇帝让王缙到幽州当节度使,是因为幽州节度使李怀仙被自己的小弟给火并了。

李怀仙被火并出局后,幽州军区出于对中央政府的起码尊重,马上就向中央政府汇报了这个消息,总而言之,李怀仙不忠不义,被忍无可忍的将士火并了,现在由朱希彩暂时管理幽州,希望中央政府赶紧任命新的节度使。

朱希彩杀李怀仙也,诏拜卢龙节度使,至幽州,委军于希彩乃还。

虽然说幽州军区在向中央政府汇报这件事时,用的是标准的外交词令,但是相关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楚,那就是幽州军民希望朱希彩出任幽州节度使,希望中央政府能批准!

但是面对幽州军区的这种外交词令,中央政府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总而言之,既然你们希望中央政府任命一个新的节度使,我们这就让宰相级的王缙到幽州当节度使。

看到中央政府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幽州军民就只能陪着中央政府继续演戏了。总而言之,中央政府竟然给幽州派来这样高级别的官员当节度使,实在太让我们感动了。再总而言之,我们一定会在新节度使的领导下,把幽州建设成模范军区!

但是在各种礼貌的、热情的招待背后,王缙却显然真切的感觉到,这里并不欢迎他。如果强行留在这里,明天出了什么后果,只能怪自己不长眼了。

此时,大唐帝国解决幽州的唯一机会,就是幽州内部出现鹰派、鸽派之争,而且鸽派力量非常强大。我这里说的鸽派,是指倾向于对中央政府妥协的力量。

只要出现这种局面,以中央政府强大的基本盘,再派一个地位极高、极尽干练的人坐镇幽州,应该是有机会解决幽州的。

但是很不幸,在地缘最利于割据的幽州,鸽派的力量实小的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王缙经过简单的观察之后,就决定退出幽州,因为强行解决幽州,很容易弄巧成拙的。

总的来说,当时的中央政府还没有巩固好内政,关中、河南、山西的军区,还没有控制好;如果有机会就在幽州插一脚,自然最好;如果没有机会,也不必强行去做。

这是安史之乱结束后,中央政府第一次,试图在河北削藩的具体行动。但是整个过程,几乎就是隔空对了两招,然后就结束了。

乙亥,王缙如幽州,朱希彩盛兵严备以逆之。缙晏然而行,希彩迎谒甚恭。缙度终不可,劳军,旨余日而还。

王缙退出幽州后,河东节度使也死了。

河东军区的表现和幽州大小同小异,总而言之,节度使死后,也是马上向中央政府汇报这个消息,并且希望中央政府任命新节度使。

在这种背景下,皇帝就任命王缙为新一任河东节度使。

大约是因为幽州军区的表现,感染了河东军区,所以河东区看到王缙做为一个文职官员,敢接管河东军区,难免会有意无意想给王缙点颜色看看。

但是很不幸,作为割据的地区,河东与幽州的地缘相比,那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王缙面对幽州的骄兵悍将,表示退缩,并不意味着他面对河东的骄兵悍将也会退缩。

所以,敢挑衅王缙的河东高级将领,很快就让王缙砍了。

王缙的意思很简单,我不敢动幽州的骄兵悍将们,并不意味着我不敢动河东的骄兵悍将。总而言之,千万不要说我看人下菜,我就是看人下菜的!你们想不服中央政府,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否则,害死了你自己,那还是好的,因为这很容易害死你全家的!

面对王缙这样强悍的态度,河东将领终于不敢嚣张了。

会辛云京卒,兼领河东节度,让还河南副元帅、东都留守。太原将王无纵、张奉璋恃功,以缙儒者易之,不如律令,缙斩以徇,诸将股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河东的骄兵悍将并不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了。上一次,河江军人用武力拥戴节度使,结果呢,他们拥戴上位的节度使,迫于中央政府的压力,很快就把拥戴他上位的骄兵悍将砍倒一大片。

辛云京闻之,亦推按杀邓景山者数十人,诛之。由是河东诸镇率皆奉法。

河东骄兵悍将的这种惨痛遭遇,更让人清晰的感觉到,许多事,真是和尚摸得,你可摸不得!

当然了,这种惨痛的经验教训,并不是一两次,就可以让人们清晰的记住。因为前面放着巨大的利益,人们难免会感觉,许多人被打得满脸都是血,只是因为他们玩的不够好;自己过去玩,就可以避免这种结果。

而代宗皇帝、德宗、宪宗皇帝,随后所作的事,就是不断的用血的教训,让人们清晰记住这个惨痛的教训。总而言之,如果你的地缘位置不够好,千万不要盲目学习河朔地区,因为学习的结果,那就是害人又害己!

德宗时代,李泌用怀柔的手段解决陕州不服王化的军人。但是随后的结果,就是皇帝让李泌把带头闹事的人全押送到中央政府。

李泌一再告诉那几个人说,你们不会有事的;并且一再向皇帝为这几个人求情,总而言之,我曾答应过他们不会有事的,希望皇帝放他们一马;关键是这几个真的有事了,以后我们再用怀柔政策时,谁还会相信我们呢?

但是很不幸,皇帝并没有给李泌面子,于是相信李泌不会有事的七十多个陕州将领,全部被皇帝杀了!

上籍陕将预于乱者七十五人授泌,使诛之。泌既遣抱晖,日中,宣慰使至。泌奏:“已遣抱晖,馀不足问。”上复遣中使至陕,必使诛之。泌不得已,械兵马使林滔等五人送京师,恳请赦之。诏谪戍天德;岁馀,竟杀之。

宪宗时代,有一个军区闹事,皇帝用诏书表示理解他们的行为,总而言之,我保证你们没事。

但是结果呢?很快就秋后算账了!

关键是,什么叫法不责众?皇帝表示无视!因为新去的军政长官,摆酒宴招待大家,把参与叛乱的人都挑出来,一通砍瓜切菜的乱砍,当场就杀了一千多人!据说,当时血光冲得一丈多高,过了很久才消失。

华视事三日,大飨将士,伏甲士千人于幕下,乃集众而谕之曰:“天子以郓人有迁徒之劳,特加优给,宜令郓人处左,沂人处右。”既定,令沂人皆出,因阖门,谓郓人曰:“王常侍以天子之命为帅于此,将士何得辄害之!”语未毕,伏者出,围而杀之,死者千二百人,无一得脱者,门屏间赤雾高丈余,久之方散。

面对皇帝这种玩法,人们都觉得太残酷了,而且难免还是李泌表达过的观点,我们这样用欺诈手段解决军区闹事的问题,以后谁还敢信我们的话呢?

但是皇帝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必须得让人清楚看到一个事实。总而言之,你试图割据时,千万考虑好后果。换而言之,我绝不会轻饶你们的,你们千万不要报以太多的侥幸!

你们想逃过这种惩罚,就好好向河朔三镇学习!但是你们在学习前,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种资本。如果没有这种资本,就做好被砍脑袋的准备。总而言之,老子如果连你们这种毛贼都治不了,天下还不乱了套。

千万不要说我看人下菜,我就是看人下菜的!希望你们在吃菜的时候,先看掂量好自己有几斤几两,千万不要看别人吃这种菜,你们也就随便乱伸筷子。

也别说我不讲信义!和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有什么好讲信义的?我就是要连哄带骗的收拾你们,你们如果不服,就跟我硬扛到底,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面对巨大的利益,这种惨痛的经验教训,很难让人一下真正吸取,所以前仆后继向前冲的人太多了。但是经过皇帝持续多年的残酷打击后,人们渐渐终于明白了,河朔三镇的成功,真的不是谁也能复制的。至少绝大部分地区,想复杂这种成功,通常都会死得很难看。

甚至而言,就算是河朔地区想维持这种成功,也得随时准备好众多人头,准备让中央政府来收割。因为面对河朔地区这种不服王化的行为,中央政府肯定会大打出手的,在此过程中,河朔地区想实现零伤亡,那就是如同做梦的想法;关键是,千万不要以为牺牲的永远只是那一地的无名炮灰,因为在此过程中,那些有希望当节度使的人、或是当了节度使的人,也随时可能被人割下脑袋。

总的来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白来的成功。所以,你看到贼吃肉的时候,没事也看看贼挨打的场面。

总的来说,在代宗时代,中央政府与河北地区的关系一直比较稳定。

因为中央政府需要时间巩固内政,所以面对河北地区不服王化的行为,只要感觉不是太出格,通常总是会接受的;而河北地区通常也不敢做什么太出格的事。

当然了,在此阶段,军人火并节度使,拥戴自己喜欢的人当节度使,中央政府通常会表示认可的,最经典的就是幽州火并节度使李怀仙,拥戴朱然彩当节度使,中央政府经过简单的博弈,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再经典一些的就是,淮西节度使李忠臣,被部将李希烈赶走,皇帝经过简单的博弈,也接受了李希烈成为淮西节度使的事实;总的来说,整个过程大家大家就是隔空过过招,从来没有真正撕破脸。

当然了,在这个阶段,各种事实上存在的世袭,皇帝也表示接受。最经典的就是田神功死后,他弟弟田神玉接替他的位置;再经典一些的,就是薛嵩死后,他弟弟薛接替他的位置;再经典一些的就是田承嗣死,他侄子田悦接替他的位置,对此,中央政府也都没有表示强烈反对。

当然了,等中央政府内政巩固的差不多时,类似的行为,中央政府就不会接受了。至少,中央政府绝不会轻易接受这种事实的。于是中央政府与河北藩镇的矛盾开始难以调和了。

在代宗时代,中央政府只和河北藩镇大打出手过一次。

这一次的起因,简单的看,就是魏博田承嗣用武力兼并昭义节度使。实际上,它的原因显然比这要复杂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