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cangen.com国学红楼梦中贾母让黛玉识文学自得用意是什么?
红楼梦中贾母让黛玉识文学自得用意是什么?
2022-11-17

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著名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这是人生必须面对的三大问题,简称“人生三大问”。

据说,得到这三个问题的正确答案,才能扫除人生迷障,获得真正的幸福。

而对于林黛玉来说,在她下凡人间前,她对这个三个问题,就有明确的答案:我是三生石畔绛珠草,我从灵河岸边来,到人间只为“待玉”神瑛侍者,还泪了情。

但让林黛玉遗憾的是,她的还泪之旅并不顺利,其中薛家母女、王夫人等就对她处处设置障碍,而唯一能替她遮风挡雨的,唯有老祖宗,黛玉的亲姥姥贾母。

因此,绝大多数读者认为,贾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黛玉好,而薛家母女所作所为,都是阴谋、使奸。

“源易缘”认为,这其实是对贾母的最大误解,老太太虽然活成了人精,表面上落下一个“最爱女孩”的好名声,但在重男轻女这件事上,贾母的所作所为是很让人寒心的。

对于林黛玉、元春等贾家的女孩来说,更加让人寒心的是,贾母具备了一切慈祥祖母的表象,却在骨子里把“为儿卖女”演绎得隐晦又淋漓尽致。

才华横溢和无才是德:贾母的选择,为何与众不同?大阴谋

开篇第二回冷子兴演绎荣国府中,就说到,贾家荣、宁两府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姊妹,“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的个个不错”。

古代女子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但这贾母却与众不同,她教养的孙女,个个会读书认字,名声在外。

从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贴身大丫环的名字:抱琴、司琪、侍书、入画来看,贾母培养的孙女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反观薛宝钗,其诗情才艺在大观园一众女孩中堪称佼佼者,但在外却表现得却是“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宝钗故意把诗情、才艺藏掖起来,在贾母大肆夸耀黛玉读书有才时,宝钗坚持读书不是正经事。

看到贾母让黛玉放纵情怀,读书、作诗,哪怕说个酒令,都要拔得头筹,在元春省亲这样的隆重时刻,黛玉“安心今夜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目的无非是博得元春好感,使自己与宝玉的婚事减少阻碍。

对于黛玉频繁展现自己的诗情和才艺,宝钗忍不住偷偷在私底下叫出黛玉,规劝道:“你我只该做些针线、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看也罢了,最怕见了这些个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贾母对黛玉才华的宣扬,和宝钗劝黛玉要拣正经书看,仅从这点上来看,宝钗才是真的为黛玉好。而贾母培养女孩们才艺,注重容貌的做法,其目的是让女孩子们能够入了位高权重者的法眼,为贾家谋取权贵,而这种做法间接把她们推进悲剧的火坑。

贾母为何注重女孩教育:看堂堂国公府是靠什么支撑的?

荣宁两府发展到贾政这一代,出现一个怪现象,那就是他们虽然富贵之极,但在朝中却并没有担任大员的子嗣,唯一担任实职的贾政,还是一个工部侍郎这样一个小京官,冷子兴评价此时的荣宁两府是“这样钟鸣鼎盛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说完贾家不成器的子孙,贾雨村话锋一转,突然说到:“可惜他家几个好姊妹,都是少有的。”

在古代,大户人家的女眷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尤其是未婚女子,更加不宜被外人谈起的。但贾雨村和冷子兴这样的外男,谈起贾家女孩时都如数家珍,并且知道贾家是“阴盛阳衰”,这说明,贾家有才情能力俱佳的好女孩,是荣国府想向外界传达的印象。

古代好女子的评价标准,和现代是不一样的,以抛头露面,展现才艺为耻。只有像歌姬、伶人以及像香菱一样的扬州瘦马,才会被专门培养技艺,以取悦男子为能事,像正经人家的女子,是以端庄、密藏为尊的。

而贾家这样的国公府家的女孩,贾母却只喜欢容貌出众,技艺出彩的女孩,贾母这种跟古代长辈截然相反的做法,实际透露出她慈祥之外,不易被人察觉的一面:让女儿、孙女高嫁入豪门,为国公府续命、搭建靠山。

其中,贾母最成功的作品,就是大孙女元春,被以女史官的身份送进皇宫,最后成为皇帝身边的娘娘,为荣宁两府,乃至四大家族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一叶障目:林黛玉看不透贾母,让惜春戳穿了真面目

俗语有云: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前身是绛珠草的林黛玉,来到荣国府就是因为一腔痴情,加上小小年纪的她认为,贾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从没有怀疑过贾母的动机。

但贾母身边最贴心的大丫头鸳鸯,却对贾母及红楼里面的父母、兄弟的心思了如指掌,因此当哥嫂要将鸳鸯高嫁给贾赦时,鸳鸯当众骂道:

“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作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小老婆了……若得脸呢,你们在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了自己是舅爷了;若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

除了鸳鸯外,在贾家女孩中,年纪最小的惜春也是一个心如明镜的智者,她及早看懂了贾母的真面目。

在贾母向刘姥姥炫耀她这些孙女琴棋书画,诗歌才赋时,只有这惜春回应冷漠,对贾母让她画大观园景致的要求,惜春竟然找了理由告了一年的假。在贾母再三催促下,惜春连回应都懒得回应。

而对惜春的表现,黛玉不但没察觉出贾母的真实目的,还调侃惜春“不慢不慢,这画大观园可不是易事,先要摊纸,又要磨墨,又要……照这样画,少说要一两年的光景……”

很多人对黛玉打趣惜春一段,只当小女儿趣事看,但曹翁其实在写林黛玉的悲哀。

等到贾家败势明显时,贾母邀请南安太妃来家相看女孩子们,有趣的是,探春、黛玉、宝钗、湘云四个拿的出手的女孩子被贾母邀请出来相看,而惜春因为不吃贾母那一套,有幸摆脱了被家族嫁出去换利益的命运,最后虽出家当了尼姑,却成为贾家败落后,命运最好的姑娘。

反观贾母让黛玉出来见南安太妃的举动,明显是让太妃挑选,择配婚姻,而黛玉一生的痴心就是嫁给宝玉,这一点贾母不可能不知道,而在贾家遇到危机时,贾母还是把黛玉献了出去,希望这些自己用心培养的女孩们,能够嫁入高门,为贾家度过难关出一把力。

回到开头,黛玉如果不是被痴情迷住双眼,以她绛珠仙子之聪慧,怎么会看不透贾家这多大的家业靠什么支撑着吗?会落得任人摆布的下场吗?

所以说,不论是谁,一旦陷入某种欲望的漩涡太深,就会迷失本性,偏离人生正确方向。

所以每个人都需要拥有那英歌词里唱的那样:“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而打开这双慧眼的钥匙,正是不要太“痴心”!